首页 新闻 正文

检察院下架新华字典被通报,泼向教材的脏水也该收场了

广告

广告

一个就事论事的专业问题,被人无限上纲上线,并且还有无数人无脑追随,总是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浮想,而随着广西全州被通报,这股妖风邪气也终于可以收场了。

今天早晨4点多,仍处于端午节假期状态的广西桂林检察院起了个大早,迫不及待地向外界通报,因责令“低俗色情”《新华字典》下架引发舆论关注的广西桂林全州县检察院“履职不当”,被“责成进行整改”。

作为检察机关去掺和文化出版领域的行政执法,全州被通报一点不冤枉,这是主动谋求借助引发全网争议的问题教科书热度进行投机,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原本的露脸变成了“丢人现眼”。

在我看来,广西方面责成桂林调查全州的越界行为,等于向社会公开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这一波因人教版数学教科书插图引发的质疑出版业被渗透,教育阵地失守,进而成为拿着放大镜对出版业进行仔细检视找茬的全民泼脏水行动,终于可以收场了。

从最早对通用十年的人教版数学课本插画审美质疑开始,一股网络舆论就有意无意地试图把仅限于审美和专业争议的问题上纲上线到“意识形态渗透”,并不惜编造谎言,移花接木,将原本不属于人教版教科书的插图栽赃到人教版课本上,一时间形成了破鼓乱人捶的态势,搞得人心惶惶,眼看着我们的教育出版阵地都要丢了。

以至于连在舆论场上可以起到定海神针作用的前球报主编老胡,都放下身段连续两次点评人教版教科书争议,试图重新将争议范畴拉回到审美和专业的轨道上来,谆谆教诲全网的激进网友,“不要提早产生各种政治联想”,还是应该限于“就事论事”范畴,不要搞得“好像我们的教育出版阵地真的丢了,被恶势力霸占了,需要绝地反击”,这种我们的后院“被人抄了”的惊慌完全不必要。

在教育部宣布“成立调查组全面彻查教材插图问题”后,胡锡进再次重申,“中国的教育阵地总体是稳固的”,“对意识形态阵地已经失守,教育出版阵地已被敌对势力攻占这样的结论,是轻易不能下的”。

除了再次强调宣扬阵地失守不符合事实之外,老胡还担忧,“网上的舆论力量”会损害“出版业的整体繁荣”。在他看来,从人教版数学教材“向其他出版领域延伸需要非常谨慎”,“局部问题不能被看作出版业的全貌”,应该尽力防止“社科领域的其他出版空间受到牵连”。

老胡的担忧不无道理,在人教版插图尚未尘埃落定之际,网络上又挖出了更多关于儿童读物、教辅书的潜在问题,甚至连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编撰、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华字典》都因收录了“玩弄女人”而被贴上了色情低俗标签,后来还被广西全州给高调责令下架,难怪老胡要出面警告网友不要挖坟掘墓,破坏出版业大好发展局面,在他们看来,现在争议的方向存在“可能将人们的认知带回单一色调的强烈危险倾向”。

在群情激愤,全民纠察隐藏在出版业渗透势力和罕见的背景下,广西全州高调联合执法下架《新华字典》可能就是对这种情绪的呼应,有关方面试图借助舆论热点捞一笔资本,而且错误地认为这是零风险,能露脸且顺应民意的行动,从而为自己的工作添上一笔浓墨重彩的成绩。

殊不知,别说《新华字典》没有问题,所谓的“色情低俗”充其量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算是真有问题,也轮不到广西全州县检察院越俎代庖,此番被广西层面责令桂林调查并被通报批评,表面上看是对“履职不当”的问责,深层次展现出来的可能是对这一波泼向出版业污水的拨乱反正。

要知道,如果我们国家的通用教科书能够被敌对势力光天化日下渗透十年,我们所处的得是一种怎样的险境?说句夸张的话,就算是一觉醒来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掉的,这种危言耸听的喧嚣,其实就是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民族主义挑拨公众情绪肆意宣泄,而这种失控的民意可能是比教科书插图的审美层次危害更大,像老胡担忧的那样,及时叫停是明智之举。

一个就事论事的专业问题,被人无限上纲上线,并且还有无数人无脑追随,总是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浮想,而随着广西全州被通报,这股妖风邪气也终于可以收场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G门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

广告

下一篇

已经没有了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
体验最佳浏览效果